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深度 >> 内容

德州前首富百亿企业3天“破产贱卖”疑云

时间:2019-4-9 10:35:14

  核心提示:▲张洪波。受访者供图2017年6月4日,在德州市庆云县政府大楼的电梯里,山东德州前首富、中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澳集团)董事长张洪波被警方带走调查。第二天,庆云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其刑拘。迄今,一审...

▲张洪波。受访者供图

2017年6月4日,在德州市庆云县政府大楼的电梯里,山东德州前首富、中澳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澳集团)董事长张洪波被警方带走调查。第二天,庆云公安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将其刑拘。迄今,一审未开庭。

2019年3月30日,德州市庆云县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联名通报,中澳集团及张洪波等4名犯罪嫌疑人,涉嫌骗取贷款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等四项罪名。

在张洪波被刑拘后的第三天,中澳集团即被庆云县法院裁定破产重整。两年后,被企业视作珍宝的“欧号”(向欧盟出口肉鸭的资质),被当地一家国资背景企业,以100万元的起拍价买走。4个月后,中澳集团的3000余亩土地,同样以起拍价被拍走。

1998年成立的中澳集团,作为养鸭业的领跑者,曾被农业部等八大部委认定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但在张洪波被捕后,中澳集团迅速经历破产重组、资产拍卖,名噪一时的企业土崩瓦解,这一速度引发外界唏嘘。

张洪波在2015年的时候,创造了175.05亿元财富。不到两年时间,他便从德州首富榜上跌落。随他一起沉浮的,还有中澳集团数千名员工。

昨日,庆云县相关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对于张洪波一案,县委县政府将依法依规配合有关部门处理。

━━━━━

300只鸡苗起家的德州首富

庆云县位于山东省西北部,地处鲁冀交界。这个曾因“边、小、穷”而闻名的县城,是山东省最后一个摘掉国家级贫困县帽子的地方。

1966年的夏天,张洪波出生在距县城6公里外的陶家村。由于家境贫困,上完高中后,张洪波辍学来到天津一家养鸡场打工。打工三个月后,他用工资换来300只鸡苗,回村里自己搞起了养殖。

金延洲和张洪波认识20多年。在他眼里,这个长着一张国字脸的山东汉子,吃苦耐劳、又肯钻研养殖技术。“90年代初期,就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

1998年,庆云县一家国有企业经营不善,濒临破产。张洪波买下这家加工厂,并开始转型做鸭产业。三年后,中澳集团正式组建。

1998年到2008年,是中澳集团发展的黄金十年。“县里给了很多优惠政策,银行在贷款上大力支持,企业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张洪波说。

随着企业的壮大,外界给予张洪波的荣誉也纷至沓来。2008年,其当选奥运火炬手,同年12月,当选为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席;2010年4月,张洪波获得全国劳动者的最高殊荣——“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在中澳集团的发展历程中,取得“欧号”(出口欧盟的资质),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作为出口欧盟的通行证,取得此资质并非易事。负责进出口业务的刘琳记得,欧盟检查组来验收时,检查官用手电筒仔细观察盛鸭肉的托盘,检查是否有污垢,还戴着白手套摸车间机器,观察是否有油脂、灰尘。除此之外,鸭子的来源、饲料配方、如何宰杀都有严格要求。

终于,在2010年,中澳集团通过了欧盟的检查,拿到“欧号”。同年11月17日,集团生产的42吨欧式去骨烤鸭,装箱发往欧盟市场。刘琳记得,当时,山东有同等出口资质的企业一共两家。

“滚雪球”式的发展之下,张洪波的企业和财富飞速扩张。2015年,山东当地媒体发布了“财富中心山东富豪榜”,其中,张洪波家族以175.05亿元财富,排名全省第27位、德州首位。

▲中澳集团此前生产车间 。受访者供图

━━━━━

深陷债务泥潭

按照刘琳和中澳集团多名员工的说法,企业的发展一直顺风顺水,蒸蒸日上。

中澳集团财务审计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4年上半年,企业的净利润为2.66亿、3.17亿元、3.94亿元、4.1亿元、2.68亿元(均采用四舍五入计数)。

但庆云县法院查明,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为中澳集团进行财务审计工作时,出具了虚假的审计报告。实际上,在这4年半时间里,中澳集团不但没有获得2亿至4亿元的利润,反而分别亏损2795万元、1394万元、5506万元、1亿元、7494万元。数字虚增的比例,最高达2371.76%。

与中澳集团相关的一份判决书提到,企业这么做,是为了发行中国银行短期融资债券。最终,中澳集团将三份虚假的财务审计报告作为依据,申请到中国银行2亿元短期融资债券、广发银行1亿元的短期融资债券。

企业连年亏损之际,2014年下半年,中澳集团2.4万吨熟食烤鸭项目正式投产,据德州新闻网报道,该项目投资5.6亿元。

时任中澳集团办公室主任张书海强调,“当时公司发展太快。”庆云当地一名官方人士也提到,在经济形势下行、企业持续亏损的状况下,中澳集团依然盲目扩张,强行建设了此项目。

张洪波提到,“2014年,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变为稳健,本地一家同类的企业出现资金链断裂,这样,银行就对我们进行了抽贷、缓贷、减贷,导致资金越来越紧张。”

在中澳集团破产之后,当地官方人士将其走向衰落的原因归结为:长期依靠银行贷款高负债运营,持续亏损的情况下,强行建设2.4万吨熟食烤鸭项目。

但记者注意到,在上述项目投产之前,当地官方曾进行大肆宣传。2013年、2015年,庆云县政府将此项目作为重点推进项目,列入政府工作报告中。

2015年下半年,是中澳集团高度困难的时刻。张洪波回忆,那时,资金链断裂,企业生产断断续续,产量微小,银行纷纷讨债,造成全厂员工人心惶惶,大量高管纷纷离去,基层员工纷纷离职,管理混乱。

企业快速发展时期,张洪波曾自称,“银行都是排着队上门求我贷款。”但此时,各大银行排队上门来催款。

2015年5月20日,举步维艰的中澳集团发布《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的公告》称,受资金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发生重大变化,自4月下旬开始,部分生产线相继陷入停顿,整体开工率为30%左右。

▲被拍卖的部分车辆 。受访者供图

━━━━━

“鸭王”跌落

2017年6月4日,张洪波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警方带走调查。

他的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9点左右,两人在县政府准备乘电梯上楼的时候,被庆云县公安局带走。次日,张洪波因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刑拘。当月,中澳集团的总裁张航(张洪波弟弟)、分管财务副总裁李洪德、资金管理部总经理柳瑞涛因同样的罪名,被警方刑拘。

警方首先侦查的是,中澳集团利用鸭农的身份证,办理信用卡并套现一事,此事发生在8年前。

分管财务的李洪德回忆,当时,工商银行庆云支行的副行长张国伟找到他,说该行有办理信用卡的任务,托他帮忙找人办些卡。“我带着张国伟,一块找到张航,在中澳集团接待室,张国伟对张航说,只要有身份证复印件,填写一个信用卡申领单,中澳集团再开具一个员工证明,就能办理一张额度5万元的信用卡。”

中澳集团一方为了增加企业流动资金,庆云工商银行为了完成任务,双方一拍即合。随后,张航将此事汇报给张洪波。

“咱中澳集团可以养鸭户和员工的名义,在工商银行办理信用卡,可以用信用卡买饲料、原料,这个也不违法,不行就办了吧。”张航说。

“行啊,你看着定了吧。”张洪波回答。

这些养鸭户并非中澳集团的员工,大多是和集团有合作的当地鸭农。不久,中澳集团以签订合同为由,收集了800余名养鸭户的身份证,并办理了信用卡,供企业使用。为此,中澳集团和银行签订了担保合同。

据警方侦查,2009年5-6月份,由张洪波决定后,李洪德等人骗取877名鸭农的身份证件,伪造冒用中澳集团职工身份,在工商银行庆云支行,骗领877张额度5万元的透支卡。2009年7月至2010年2月,中澳集团利用这些信用卡套现2.19亿元,作为公司无息周转资金使用。

警方认定,张洪波等四人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但张洪波的辩护律师提出,本案中,中澳集团没有侵犯鸭农、银行的经济利益,信用卡已全部按期还款,没有给任何机构和个人造成任何损失。另外,他提到,办理信用卡一事,是银行工作人员为完成任务首先提出的建议,银行对该行为知情。

时任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副行长的张国伟承认,当时工商银行大力推广信用卡的业务,每个支行都有办理信用卡的任务,“行长蒋爱芹,将这个任务交给我,我找到当时中澳集团副总裁李洪德,想通过他们解决一些信用卡的任务。”

按照张国伟的说法,当时信用卡申领单,是中澳集团的人取走的,全部填好后送回银行。信用卡办理出来后,也是中澳集团的人统一领走的。新京报记者致电工商银行客服,她说,如果办理信用卡,需要个人前往银行提交相关资料,不得由他人代办。

张国伟说,他知道这批信用卡是中澳集团为养鸭户办理的,但他以为,卡是养鸭户个人使用的。另外,中澳集团为养鸭户出具了员工证明,“我们觉得养鸭户就是公司的正式员工。”新京报记者致电工商银行客服得知,单位出具员工证明后,银行需要核实其真实性,但此案中,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并未核实到。张国伟说,信用卡办出来后,“(银行)应该存在回访,具体谁负责回访,我也不清楚了。”

此外,中澳集团利用这批信用卡透支十余次,多则一两千万,最少也是五六百万。但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庆云工商银行迟迟没有发现这一情况。直到2010年9月份,工商银行山东分行发现,该批信用卡同一天刷卡,同一天还款,存在套现的嫌疑,随即冻结。

除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警方侦查,张洪波等人还涉嫌伪造增值税专用发票。

▲企业迎接美国、新加坡食品安全检测的展示图。受访者供图

━━━━━

骗贷疑云

2017年7月12日,警方以上述两项罪名抓捕张洪波等人,但在2018年9月11日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增加了一项新罪名——贷款诈骗罪。

警方提出,在2012年7月份,张洪波安排李洪德、柳瑞涛等人通过伪造购销合同、资产负债表、现金收支表等方式,从工商银行骗取贷款1.5亿元(已归还7500万元),从建设银行骗取贷款9350万元(已归还2600万元),从农业银行骗取贷款2.4亿元(已归还1000万元)。贷款的资金主要用于归还贷款、支付工人工资、公司的其余正常经营费用。

对此,张洪波的辩护人提出不同意见。“卷宗中有大量证据证明,银行对中澳集团提供的材料,没有进行实质性审查,且对虚假行为是明知的,银行并非陷入错误认识而发放贷款,所以不构成骗取贷款罪。”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建设银行庆云支行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曾提到,其向中澳集团发放贷款时,没有按程序需要,审核担保合同的签订、抵押登记情况,也没有实地勘察工程进展,“就直接签字,盖了印鉴章。”

该工作人员认为,中澳集团实际上不符合发放贷款的标准,但行长之前打过招呼,“大体意思是说给中澳集团放款,是上面沟通好的,该放款时就放款,他那意思不要让我审核太严了。”

工商银行庆云支行工作人员向警方供述,在中澳集团递交贷款申请之前,(银行)就得去实地调查,如果企业正常运转,符合银行要求,便可以接受贷款申请,进行层级申报。

“但是,这笔贷款,领导之间已经沟通完了,他们沟通完之后,我们行里的领导召集我们开个会,说要给中澳办理贷款。具体是如何沟通的,我就不清楚了,我后续就是负责给中澳发放上级已经审批的这笔贷款。”该工作人员说。

到2019年3月30日,庆云县公、检、法联合通报称,公安机关又获取线索,发现中澳集团及张洪波等人还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等其他犯罪,涉案金额巨大。

迄今,一审尚未开庭。

▲中澳集团。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于4月1日

━━━━━

破产、拍卖

张洪波被刑拘后的第三天,中澳集团便被庆云县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季度中澳集团破产重整有关情况》显示,中澳集团共欠债27亿元。经过评估机构评估,中澳集团及纳入合并重整的17家关联企业,在持续经营的情况下,资产估值为5.6亿元(包括3183亩土地,房屋建筑物、设备和存货);在破产清算的状态下,估值为2.2亿。这一数字,远远无法抵消债务。

《情况》显示,2017年6月至12月,中澳集团被接管期间,实现盈利604万元。但最终,因重整期满,无人接盘,法院宣告中澳集团破产。

2018年8月29日,刘琳眼中“无法估价”的“欧号”被拍卖。起拍价为100万元,保证金20万元,增价幅度2万元,时间为一天。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拍卖仅一人报名,拍卖结束前27分钟,庆云县兴业资产运营开发有限公司,以起拍价拍走“欧号”。记者查询发现,庆云县兴业资产运营开发有限公司从事房地产业,是山东庆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企业,而山东庆投公司,则是庆云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的全资企业。

2019年1月3日,中澳集团三十九宗工业用地使用权(3183亩)、130处房屋建筑物(面积182210.7平方米),501处构筑物及管道沟槽、2044台设备被拍卖,起拍价为2.16亿元。和第一次拍卖一样,此次拍卖时间同样是一天,同样是一次出价,也同样是以起拍价拍走。

此事近日引发网络热议,中澳集团的资产被质疑遭到贱卖。

对此,4月5日,庆云县相关负责人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欧号”的资质,登记在中澳集团关联企业——新元公司名下,“但因新元公司名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欧号’,股权无法评估。最后,通过债权人会议决定,将新元公司连同‘欧号’整体拍卖,起拍价是新元公司的注册资本100万。”

该负责人称,拍得新元公司的庆云兴业公司具有国资背景。“拍卖的时候,没人竞拍,县里的意思是,先将中澳集团完整的产业链及资质保存在兴业公司,下一步再转给相关的企业。”

对于土地拍卖问题,该负责人回应新京报记者称,中澳集团被拍卖的16宗土地,位于县经济开发区,并不在核心区;另外23宗土地分布于5个乡镇,最远的大胡窑厂,距城区有10.6公里、最近的高家窑厂也有2.5公里,“这些地块存在大量水,无法使用。”

张洪波的举报信提出了企业破产的另一种说法。他提到,该县新上任的主要领导,想和他合作搞房地产。他拒绝合作后,最终遭到报复。

4月4日,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德州市、庆云县两名相关负责人。他们称,上述张洪波的说法为无稽之谈。

庆云县县长孙洪昌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中澳集团资金出现问题后,“张洪波多次携带土地档案找到我,说银行的钱可以不还,要求县政府帮助他把开发区的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开发房地产。”孙洪昌说,在当时严峻的形势下,引入战略投资者,加上政府提供的政策支持,对企业进行改制重组是最好的出路,但是张洪波放弃了这一选择。

━━━━━

庆云回应:依法配合有关部门处理

4月8日,新京报以《德州前首富百亿企业3天破产疑云》为题,报道了德州市庆云县中澳集团董事长张洪波涉罪始末及疑云。昨日,庆云县委宣传部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县委县政府将依法依规,配合有关部门处理此案。

对于报道中提到的银行方面的问题,记者未得到回应。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