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调查 >> 内容

举报非法采砂反遭判刑 一位河北农民的“无罪救赎”

时间:2019-5-11 7:41:02

  核心提示:卞振通身后就是被采砂毁坏的河道 本社记者 李晓磊/摄河北保定易县农民卞振通,在举报非法采砂后,被判刑1年10个月。不久前,他拿到了无罪判决书。这个春天,卞振通一悲一喜。悲的是,3月11日,他和妻子离婚...

卞振通身后就是被采砂毁坏的河道 本社记者 李晓磊/摄

河北保定易县农民卞振通,在举报非法采砂后,被判刑1年10个月。不久前,他拿到了无罪判决书。

这个春天,卞振通一悲一喜。悲的是,3月11日,他和妻子离婚了;喜的是,离婚后第7天拿到了无罪判决书。

现在卞振通有些孤苦,儿子随前妻住在外地,正读中学的女儿不能天天回家,1年10个月的刑期,让他变得沉默寡言。

今年47岁的卞振通是个农民,曾无端被扣上“敲诈勒索”的帽子,从看守所回家后,他本想安安静静过一生,可面对村民猜疑,他无法忍受。

卞振通决定救赎自己,但大多时间犹如地上的陀螺,不停地在原地绕圈。

在保定易县狼牙山脚下长大的卞振通,家族世代为农。之所以涉案,是因为有商人在村里毁地采砂。他进行举报后,自己被抓了。

河道变砂厂

如果北侧5公里没有狼牙山,周庄村几乎能让人遗忘。这个典型的北方村落,有荒山和耕地各1500来亩,1865口人在此过活,卞振通是村中一员。

在他记忆里,周庄村曾山清水秀,村边漕河经常能见到鱼虾。但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有人盯上了这里的乡村资源,采砂成为最直接的财富攫取方式。

周庄村采砂史,最早追溯到2004年,一个名为“盛水”的建筑材料公司,先断断续续在漕河采了几年。2010年下半年,采砂主体变成时任周庄村村主任连继发,以及他的亲戚连福才。两人游说在河岸有土地的村民将耕地租出去采砂,每亩支付数千元。

采砂很粗暴,钩机将耕地表层沃土扒开,把下面砂石挖走即可,一亩地砂石能卖20万元以上。除租金外,租地村民无法享受到其他利益。

按照约定,采砂期限从2011年3月开始,2012年底结束,然后村里负责恢复土层,保证村民赶上2013年春耕。

当时,卞振通的父亲卞德新在1976年因公致残,他并不同意租地采砂,“连继发和连福才托人找我爸,以给办低保和给伤残补助金为由要挟出租土地。”卞振通说,最终他家0.72亩地租了出去。

虽没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但连继发、连福才开始采砂。很快,漕河边的良田满目疮痍。眼看复耕期限临近,村里毫无修复迹象。2013年过去后,仍没动静。

连继发告诉民主与法制社记者,他们总共干了一年,剩下时间一直空着。

让村民没想到的是,2014年,周庄村委会将村所属的几公里河道,租给保定诚明农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诚明公司),公司对外称“出资对漕河周庄段河道进行治理,并通过土地流转方式,进行漕河岸边河滩耕地的高标准农田改造”。

村民却发现,诚明公司实际上也是采砂。时任公司法人代表董天鹰公开说,他们是响应“帮助改变落后面貌的政策来到周庄的”。该公司还称,开采的砂石料部分用于漕河两岸河堤修理,部分对外销售。其中一些做法还得到省市环保督察人员肯定。

举报者反被拘

自从诚明公司到周庄村后,部分村民开始与之对抗,2014年10月10日矛盾加剧。原因是,有村民发现,漕河中修建于解放初期的堤坝被挖断了。

于是,卞振通的堂兄弟卞振鹏报了警。狼牙山镇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双方发生冲突。易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将卞振鹏带走,并治安拘留10天。

同年10月14日,易县公安局又分别对另外4人行政拘留6天,理由是“阻碍执行职务”。而诚明公司违法采砂的事,无人制止。

这事很快传到在外务工的卞振通那里,气愤之余,他拨打了保定市市长热线12345。但后期司法资料称,他拨打的是961890群众服务热线,这两个电话并非一体。“我从未打过961890,可以查通话记录。”卞振通说。

举报起了作用,“治沙办”人员通过电话联系卞振通,并亲自到现场查看情况,证实举报属实。不过,到了2014年10月15日,有关部门称,未发现河道内采砂行为。无奈,卞振通又向多个部门举报。

后来,连继发找到卞振通。交流过程中,连继发想起答应办低保的事没兑现,加上土地未复耕,“所以提出给我父亲5万元补偿。”卞振通说。连继发告诉记者,是卞振通提出的。

协商了几次,2014年11月3日,连继发、连福才与卞振通父亲卞德新签了一份提前打印好的证明,称:“要求租用卞德新家的河套稻责任田地块。但时至2014年10月,其承诺的低保事宜未兑现,给卞德新带来经济及精神损失,故连继发、连福才自愿给予卞德新补偿金5万元。”

证明还特别注明:“本项补偿金与其他事项无任何关联。”卞振通透露,他没和诚明公司产生过交集,更不知道5万元的来历。

拿到5万元后,诚明公司暂时停止采砂,2015年3月采砂继续。卞振通又开始举报。同年5月15日,易县水务局向董天鹰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称其未经行政许可,擅自从事河道采砂活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限期恢复原状。

被处罚当天,诚明公司会计樊兰刚到易县公安局报案,说被卞振通等人以上访告状为要挟,敲诈现金5万元。卞振通说,他都是走正常举报渠道,从未上访过。

同年7月11日,派出所找卞振通去说明情况,卞将经过讲明后,晚上返回家中。第二天,他和父亲还拿着那份证明去派出所,说钱是给自己的,和儿子无关。

同样在这个月份,卞德新开始领低保,每月110元。接下来一段时间,卞振通和家人还给派出所打电话询问情况,未得到明确答复后,8月份,卞振通去北京打工。

直到2015年9月17日,他被北京市通州区梨园派出所抓获时,才知道被网上通缉了。9月23日,卞振通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易县公安局拘留,10月1日遭检方逮捕。

罪名来源就是那5万元。2015年11月8日,卞振通家人在村民卞某秋游说下,把这笔钱当赃款交给了派出所;12月28日,检方第一次退侦;2016年1月26日警方补查重报。

另据卞振通介绍,卞振鹏还私自将他家的地租给诚明公司。

如何无罪到有罪?

卞振通不会想到,自己关进了看守所,更心寒的是,村里不少人觉得他真敲诈了。

恍恍惚惚到了2016年2月,卞振通被取保候审。同一天,易县人民检察院将卞振通案,向易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取保候审回到家,村民觉得卞振通没事了。卞振通继续举报毁坏河道和另个山头的事。他去保定市委政法委反映情况后,2016年4月12日,易县人民法院还下达刑事裁定书,称其不符合起诉条件,准许检方撤诉。

至此,卞振通的心放了下来。但2016年5月9日,他再次被逮捕,原因是警方补充了董天鹰的陈述材料做证据。这让卞振通崩溃,因此差点自杀。

2016年12月30日,易县人民法院以卞振通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保定中院)在2017年4月6日,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在看守所艰难等待后,2017年10月20日,卞振通又被取保候审。

返回村中后,几乎没村民信他了。这一年,早就被认定违法采砂的诚明公司拿到了《河道采砂许可证》。

看着落魄的自己和被毁坏的河道,卞振通开始自我救赎。他在举报诚明公司的同时,还委托了知名律师常伯阳代理案件。诚明公司法人代表,也由董天鹰变更为王强,后变更为田萌萌。

最开始,常伯阳很自信卞振通能无罪。但2018年8月31日,易县人民法院仍然判其犯敲诈勒索罪,判决书有句是“经审委会讨论决定”。

正费解时,2018年9月3日,“易县检察”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名为《易县院检察长列席审委会突显监督成效两件拟做无罪判决案件改为有罪判决》的文章。

文章介绍,卞振通案发回重审后,法院合议庭本来拟作无罪判决,并提请审委会讨论。后来,易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应邀列席审委会。讨论后,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意见,对卞振通作出有罪判决。

目前,这篇文章虽被删除,但被卞振通截屏保留。他还向保定中院提出上诉。

2018年12月3日,保定中院开庭审理此案时,认定了诚明公司确实存在违法采砂,且有破坏耕地的行为。法院同时肯定卞振通的“举报行为系在保护村集体环境,是行使村民的正当权利”。

无罪之后

去年9月3日“易县检察”公众号文章发布后没几天,9月14日,保定市人民政府网“管理员”发布了一篇名为《周庄的改变——记易县周庄村河道综合治理及高标准农田建设》的文章,内容对诚明公司在周庄的行为大加赞赏。

这个被表扬的公司,早在2016年1月26日,被易县国土资源局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其对狼牙山耕地上挖砂破坏的土地恢复原貌。其中含30多亩基本农田和近30亩的其他土地。

诚明公司不服,向国土局提起行政复议失败后,打起行政官司。一审法院判公司败诉。后来,他们向保定中院上诉,称没破坏耕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有错误。

该公司还觉得,一审法院应将他们的案子移交到公安机关。理由是,非法占用基本农田5亩以上或者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10亩以上就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但被保定中院驳回。

卞振通也将希望寄托在保定中院。这次开完庭后,因无法预计结果,他每天活在战战兢兢中,家庭关系十分紧张。今年3月,因为一些琐事,卞振通动手打了爱人,这直接导致他们离婚。

卞振通把这看成是被冤案影响的结果:“我俩内心的承受力都到边缘了。”离婚后没几天,他拿到无罪判决书,落款时间为2018年12月19日。

保定中院判决书显示,卞振通的索赔行为是基于在租赁土地中享有一定民事权利提出,认定其具有“非法占有为目的”的主观故意,证据不足;客观上不具备刑法规定的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要件,因此判决无罪。“如果早下来几天,不至于离婚。”卞振通说。

清白后的卞振通发现,村民与他打招呼时,变得真诚起来。他去村上一个小饭店吃饭时,村干部抢着为他买单。

曾经让他租地的连继发,已由村主任变成村支部书记,虽然双方闹得尴尬,但连继发对记者说“卞振通没敲诈”。不过,他自己因此被警告处分。

眼下,卞振通仍有担心,何时能复耕?站在周庄村山坡远眺,漕河内满是被破坏的伤痕。连继发说,未来复耕工作还不知道由谁承担。卞振通说,连继发和连福才也参与了毁田,责任不应该全由诚明公司承担。

不过,现场的确有些地块被改造成了农田,“肯定比以前好点。”

连继发还透露:“董天鹰曾因此被监视居住了,现在具体情况不知道。”对于和卞振通的尴尬,连继发一脸无奈。

最近,卞振通正筹划和前妻复婚,“国家赔偿和追责事宜也希望能尽快推进。”他期待自己大悲之后,能迎来大喜。来源:民主与法制社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