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法治 >> 内容

骇人听闻的“断指帮”“碰瓷”专业诈骗团伙覆灭记

时间:2019-5-22 12:48:03

  核心提示:断指帮,骇人听闻的名字,一幅血淋淋的画面,让人闻之毛骨悚然。人们不禁心生疑问:怎么还会有带有黑社会色彩的“断指帮”团伙呢?这伙胆大妄为的不法之徒是如何作案的?他们玩的是什么挖坑“套路”?公安机关又是怎...

断指帮,骇人听闻的名字,一幅血淋淋的画面,让人闻之毛骨悚然。人们不禁心生疑问:怎么还会有带有黑社会色彩的“断指帮”团伙呢?这伙胆大妄为的不法之徒是如何作案的?他们玩的是什么挖坑“套路”?公安机关又是怎样打掉这个断指帮“碰瓷”专业诈骗团伙的?让我们来慢慢解开谜团。

监控视频拍摄的“断指帮”嫌疑人车辆及嫌疑人正在作案 柏立席/供图

泗县警方抓获“断指帮”成员砸断手指的作案工具 柏立席/供图

“骨折”暗藏玄机 民警疑惑不解

家住安徽省泗县屏山镇平西村的王老汉,在屏山附近一带专做打井生意。2018年8月底的一天,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家住屏山前面的大彭村,家中要打一口吃水井,叫王老汉开车从山南大孟庄路口带着他一同前往。

当王老汉驾着电动三轮车载着打井工具途经大孟村路口时,突然从车后超出一辆黑色小轿车,王老汉本能地将车头往右一扭,恰巧剐蹭到一骑自行车的小伙子,被剐蹭后连人带车摔倒在地。见此情景,王老汉慌忙上前询问小伙子伤情,该小伙儿说他家就在附近,要打电话让其“哥哥”过来。

几分钟之后,小伙子的“哥哥”来到现场,问明情况后,要求“受害人”先到医院拍个片子再说。来到附近的屏山医院检查,经医生拍片发现,小伙子左手小拇指骨折。小伙子的“哥哥”说:“我们也不想赖你,都是前庄后邻的,就给5000块钱算了。”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还是确定不下来,最后争吵起来。“干脆报警吧!”王老汉气愤地说。听说报警二字,沉默一会儿,对方的口气明显“软”了下来,“兄弟俩”再一次降低索赔标准。由5000元降到4000元再降到3000元,王老汉还是拿不出来钱。

最后降到1000元,王老汉才勉强答应同意。回到家中,王老汉东挪西借凑足1000块钱,赶紧送到在医院等他拿钱的“受害人”。数完钱,“兄弟俩”急急忙忙一溜烟地走了。此时,憨厚纯朴的王老汉心中窝了一肚子气。

气归气,还得以此谋生。第二天,王老汉拿出手机,拨通那个让他打井的小伙子的电话。谁知,电话“嘟嘟嘟”响个不停,可就是一直无人接听。再打还是那样。王老汉纳闷儿,心中充满一个个问号?不是说好了要打井吗?怎么说变就变了呢?到手的生意“黄”了,再加上自己不小心“出事”赔钱,王老汉越想越懊恼,不觉唉声叹气道:“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

这天,王老汉没事赶集散散心。在集市上,王老汉碰巧遇到一个家住泗县大路口乡的朋友邓某,本想把自己发生的事情讲给朋友听,将心中的郁闷倾诉发泄出来。岂料,自己还未开口,对方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讲述起来,他也遭遇一个和他同样的事故。8月14日下午,邓某开着三轮车从泗县拉着破旧东西回家,途经大路口乡草霸公路邓圩路段时,后面超上来一辆轿车,将其三轮车挤到了路边,剐蹭到一个20来岁骑自行车的小伙子。经医院拍片检查,该小伙儿也是小拇指骨折,后也是由其“哥哥”说和,赔了4000元了事。

王老汉耐心听完朋友的讲述,隐隐约约感觉上次发生的“事故”不对劲,回想起那天伤者在医院异常举动,以及给钱时候“受害人”急不可待、慌慌张张的样子,他当即判断:自己肯定被人骗了,这里面大有名堂。提起此事,一直感到憋屈还没有完全消气的王老汉再次义愤填膺,决心弄个水落石出。

赶集没有回家,王老汉来到辖区屏山派出所报案。值班民协警听完王老汉陈述,赶紧打电话向过问此案的民警王亚说明情况。挂掉电话,王亚陷入沉思:两起诡异奇怪的剐蹭事故,看似平常,其背后一定隐藏不可告人的勾当。

微信群发布信息 类似事故接连发生

泗县公安局屏山派出所所长赵旭峰接到民警王亚的情况汇报后,思考片刻,作出大胆合理判断:这两起事故可能是一训练有素的专业性“碰瓷”团伙所为。随即,他们通过泗县公安局微信工作群,向全县各派出所、刑警、交警大队,发布疑似“碰瓷”方面的警情信息,全县各辖区内,近期有无发生骑自行车人被别的车辆剐蹭,以事故造成手指受伤要钱的情况。微信在警方工作群、朋友圈发出后,一些微友、网民纷纷站出来说话,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在微信群里,泗城派出所民警苏中说:近日,他哥哥在徐贺乡收废品时,三轮车剐蹭到一骑自行车小伙子,致其小手指骨折,赔付医药费2400元;墩集派出所民警张虎的战友刘某,在丁湖镇吴圩街西发生一起三轮车剐蹭事故,受伤者也是一名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其手指被摔骨折,刘某赔付对方医药费2000元;9月10日,在大杨乡杨集街上,村民李某驾驶四轮机与一骑自行车小伙子发生剐蹭事故,受伤小伙子经拍片检查为小拇指骨折,但医生看片后,说此骨折系陈旧性骨折,后李某赔付了小伙子被毁的自行车400元钱完事。

警方汇总信息后,迅即前往县内大杨、屏山、大路口等相关医院,调取了5名受伤者的X光片。经查发现,该5名受伤者均系小拇指中关节骨折,年龄均为20多岁,其化名为刘杰、刘子杰、杨大伟等。随后,办案民警又调阅了几家医院的相关视频截图查看,经受害人辨认,确认受伤者系同一伙人所为。为了弄个水落石出,有个确凿证据,民警再次走访受害人,接着又查明了该团伙成员的相关手机、QQ、微信号等信息。此时,办案人员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一天作案5起 警方奋起打掉“断指帮”

泗县屏山派出所根据前期摸排情况,初步明确这是一伙具有较强专业性、组织性的诈骗团伙,遂将案情向泗县公安局领导作了汇报。此案引起了局长邵江峰、政委赵守文的高度重视,即刻成立了由分管刑侦工作副局长高闯为组长的专案组,抽调刑侦、网侦、技侦、情报、治安等多警种同步进行,并优化警力,与屏山派出所合成作战,立即开展现场勘查、调查走访、图像侦查、综合研判等侦查工作。宿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领导第一时间了解案情,坐镇指挥,要求尽快侦破此案,还地方百姓一方安宁。于是,专案组采取了排查堵控、辐射周边、梳理研判、视频追踪、重点盘查、放线经营等多种形式的侦查方案。

经连续多天的视频追踪及信息研判,办案人员发现,该团伙后又流窜到安徽淮北市、阜阳市一带频繁作案,仅2018年10月27日一天就连续作案5起。专案组快速决定,立即组织优势警力,赶赴安徽太和县开展侦查工作。

侦查小组来到目的地,在地方民警配合下,有条不紊地开展摸排查询工作。此时,突然有人匿名给专案组发来一条消息称:这伙犯罪嫌疑人今晚在某家私人宾馆落脚,希望警方前去抓捕。办案民警不顾一天疲劳,马不停蹄地朝这家宾馆悄悄围拢过来。通过地毯式地搜索,踪迹全无,结果连个犯罪嫌疑人的一根毫毛也未抓到。

这伙坑人的“吸血虫”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呢?民警们一筹莫展,线索到此中断,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

“我们是来办案的,不能坐等犯罪嫌疑人送上门来给警察抓。有个常识大家知道,凡是作案犯罪的,总要露出蛛丝马迹。”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泗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徐连生当即给专案组成员打气鼓励道。

办案民警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围绕犯罪嫌疑人的社会关系开展摸排走访、轨迹追踪。多种可靠消息推测,最后一致认为,这伙嫌疑人没有走远,一定会再次出来活动。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10月30日,徐连生带领多名侦技人员,经多方侦查工作发现,该团伙4名成员在当晚8时许,乘坐一辆泗县鸿达租赁车行的轿车,正往泗县方向行驶,可能会到该租赁车行做短暂停留,办理交换车辆、交租金等事宜手续。对此,专案组立即电话通知在家守候民警,告知“猎物”已经出现,随时随地做好抓捕准备。

接到信息后,屏山派出所所长赵旭峰、刑警大队长许正锋,分别率领多名民警,伏击守候蹲点在鸿达车行的东西两旁。当晚10时许,该团伙一行4人开车抵达车行,趁4人刚下车立足未稳之机,10余名民警如同神兵天降。“不许动,我们是警察,把手举起来!”话音刚落,4名犯罪嫌疑人朱某、朱某玉、朱某杰、杨某乖乖束手就擒,当场缴获作案用的自行车及“断指”器械等作案工具。

“断指帮”落网 交代断指寒气逼人

经警方突审犯罪嫌疑人及查证得知,以朱某为首的诈骗团伙是名副其实的“断指帮”,他们内部有一系列的“潜规则”。其团伙成员必须人为砸断一根小指头,手段残忍。初次入伙时,由该团伙老大朱某,使用锤子、瓦刀等器械将其小拇指砸断,砸断第一个小拇指后再作一次“碰瓷”案作为入行资格,待砸断第二个小拇指再作案时,才能成为该团伙的正式成员,正常参与分赃。一般每次作案是朱某拿70%以上,剩下不到30%由其余成员分。内部行规森严,寻找作案目标的、别车的、与车辆碰撞倒地的、讨要钱财的,均分工明确,严禁互探信息,一切绝对听从朱某安排。否则,毫不留情地驱除“断指帮”团伙。

被警方抓获的“断指帮”成员韩某、杨某、朱某 柏立席/供图

落网后的犯罪嫌疑人还向审讯民警供述,该团伙作案时均是选择在农村比较偏僻的乡村公路上“演戏”。先驾车在农村道路上寻找驾驶三轮车、四轮机等没有买保险的农用车为作案目标,发现“情况”后,开车从后侧超越目标车辆,再由骑自行车人主动故意碰撞受害人车辆,制造交通事故造成其小拇指“骨折”假象,再向受害人敲诈钱财,少则几百元,多则成千上万元,根据不同情况、不同对象“挖坑”。他们一伙人作案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专门选择寻找农村乡下的农用拉货车,或者收拾破烂的电动车辆。因为这些车辆一来都没有买保险;二来“出事”后,对方一般不会报警,便于实施诈骗作案。

据专案组民警介绍:仅四个多月时间,朱某等一伙犯罪嫌疑人先后流窜于安徽的泗县、宿州、淮北、阜阳、蚌埠和灵璧、固镇及江苏的泗洪、睢宁、宿迁等两省十多个县市导演“碰瓷”闹剧,疯狂诈骗作案高达100余起,诈骗金额达60多万元。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该“断指帮”团伙因涉嫌诈骗罪,依法被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断指帮”主犯“六进宫” 突破违法犯罪新纪录

在“断指帮”团伙一案中,主犯朱某,男,35岁,家住安徽省泗县黑塔镇人,小学二年级就辍学。早在几年前,他就和妻子分道扬镳,两个小孩儿都跟前妻生活,自己“光杆司令”在社会上游荡,无任何经济来源。翻开主犯朱某的人生档案,可谓劣迹斑斑,年仅15岁的他,本该上学年龄就已走进“班房”。从15岁开始,他后来的日子几乎全是在“铁窗”中度过的。

1998年4月15日,被告人朱某因犯抢劫罪,被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2005年3月10日,被告人朱某因犯抢劫罪,被江苏省常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2009年4月30日朱某刑满释放,2009年11月25日,他因涉嫌犯盗窃罪被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公安局抓获,同年12月1日被泗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0年1月1日被泗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被泗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羁押在泗县看守所,后被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2014年,朱某因盗窃电动车电瓶,被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2015年出狱后不久,又因犯抢夺罪被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八个月。2018年1月出狱后不足半年,也就是2018年8月,伙同他人制造上百起骇人听闻、震惊央视的“碰瓷”诈骗“断指帮”一案。直至案发被泗县公安局抓获缉拿归案。

难怪一位从警20年、办理无数大小案件的老警察闻之惊讶感叹道:据我所知,“断指帮”这起案件的主犯朱某,30多岁就已“六进宫”,这样的嫌疑人在全国也是罕见的。

专案组告知,本案其他几名从犯韩某、杨某、朱某某等,虽说是被首要分子朱某蛊惑“拉下水”的初犯,但也是社会上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小混混”,其与朱某同流合污,沆瀣一气,企图走非法歪门邪道之路,大发不义之财。

目前,这起骇人听闻的“断指帮”案件,已经按照法律程序移交到泗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来源:民主与法制社 柏立席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