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深度 >> 内容

王华州案:无罪辩护跨越29年

时间:2019-9-17 13:58:14

  核心提示:许小平律师(右)来到王华州家探访。 李蒙 供图2019年3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华州无罪。这一天,距离2017年4月17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王华州强奸杀人案立案再审,过去了两...
王华州案:无罪辩护跨越29年


许小平律师(右)来到王华州家探访。 李蒙 供图


2019年3月22日,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王华州无罪。

这一天,距离2017年4月17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王华州强奸杀人案立案再审,过去了两年;距离2010年6月5日王华州刑满释放,过去了9年;距离1994年11月7日陕西高院终审判决王华州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过去了25年;距离1990年5月5日案发、5月15日王华州被逮捕,过去了29年。

人生有多少个29年?29年过去,王华州从30岁的小伙子变成了59岁的老人,为王华州作无罪辩护的许小平律师,也从48岁跨越到了77岁。从当年一审、二审为王华州作无罪辩护开始,到为他7年申诉和两年再审时再作无罪辩护,这跨越29年的无罪辩护历程,不知经历了多少艰辛,多少焦虑,多少忐忑,多少煎熬……

好在,冤案终于昭雪,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被控奸杀女工,律师无罪辩护

1990年5月5日晚,在陕西省西安市电力电容器厂单身宿舍309楼的一个房间里,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是年轻女工史晓丽(化名)。与她同住一间宿舍的舍友小郭,当晚六点半回到宿舍时,屋子里没人,史晓丽不在。七点半她外出,九点半回到宿舍时,发现房门反锁,用手敲门没有回应,就去了隔壁宿舍玩。不久,再次回到房间门口,房门轻轻一推就开了。史晓丽躺在床上没穿衣服,满脸是血,吓得小郭赶紧退出房间高喊了起来……

10天后的5月15日,也住在309楼的西安铁路分局机务段运转车间见习司机王华州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0日被逮捕。不久,王华州被西安市检察院起诉至西安市中级法院,经其家属委托,许小平成为他的辩护律师。在会见王华州时,王华州向许小平讲述了他在侦查阶段被刑讯逼供的情形,也向检察院举报侦查人员对其刑讯逼供。

一审庭审时,王华州当庭讲述,侦查人员曾拿出现场拍摄的照片向他示范用砖块打史晓丽的动作、比划用电线在死者颈部如何打结,最终让王华州按照他们的诱导录了口供。他清楚地指出公安侦查人员一共给他看了四张现场照片,并对照片进行了具体描述。

许小平律师阅卷发现,预审卷中的四张现场照片与王华州的描述完全一致。如果办案人员不向他出示这些照片,王华州不可能知道,足以说明王华州的当庭辩解是真实的。

一审公诉人描述的案情是,1990年5月5日晚九时许,王华州窜至同楼415房间,见青年女工史晓丽独自在室内看书。王华州在与史闲谈中遂起邪念,倒锁房门,将史猛推倒在床上欲强奸。因遭到史奋力反抗,王即从室内电炉下拿起砖块打史,又用电炉上的电线紧勒史颈部,致史死亡。当王华州欲奸尸时,听到有人用钥匙开门,即用棉被将史的尸体盖好,待门外无动静时,逃离现场。

许小平律师在一审庭审时为王华州作无罪辩护。他指出,没有任何证人或客观证据能够证明王华州曾到过案发现场。办案人员依据“你说你没有作案时间,拿出证据来”的办案思路,要求王华州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从一开始就种下恶因,最终酿成了这一起冤案。

实际上,王华州的供述、办案机关的鉴定书,已经证明其不在凶案现场。只是侦查机关只采用对王华州不利的所谓证言,对王华州的无罪证据侦查机关拒不采纳。

王华州描述,案发的5月5日21时15分至21时30分之间,他在外面买完烟,进入单身宿舍大门时,看到康佩英师傅在值班室外低头织毛衣。康佩英的谈话笔录证实,当时她确实在值班室门口坐着在打毛衣。

而办案机关的鉴定书也能证明,现场物证信息与王华州完全不符。现场提取的被害人史晓丽的内裤、枕巾、枕套、手帕、卫生纸等物均未检出精斑,阴道内未检出精斑,衬衣上未见人血,即被害人没有被性侵犯。

王华州裤、鞋上均未检见有血的反应。凶案现场,死者史晓丽头部遭砖块重力击打,血从地面向上由东下方喷溅至西上方。如此残忍的杀人现场,“凶手”身上竟然滴血不沾!在现实中绝无可能。

检方掌握的有罪证据就是王华州的口供,王华州称其被刑讯逼供才被迫作出有罪供述,而其口供与案件事实严重矛盾,可见口供并不属实。许小平律师指出,王华州交代他是持半块砖击打死者的,而现场勘验显示凶案现场有两块半截砖,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床下,而且都沾有血迹。王华州交代他是站立击打死者头部的,现场勘验却显示在死者床下的旅游鞋上有喷溅血迹,死者是在床单下部遭受打击,血液才会从下而上喷溅的,如果是站立遭受打击,血液应该是自上而下喷溅。王华州交代他用半截砖击打死者头顶三下,事实上死者头部有四处伤痕。

王华州对杀人与强奸情节的供述有三次,且大相径庭。先前交代是实施强奸,后杀人灭口,录音口供又说是先实施杀害,后泄欲奸尸。而现场勘查和尸检报告都显示,死者并未遭受性侵。

现场勘查时从案发现场门拉手、水杯上提取的指纹,经与王华州手印比对不符。现场床上提取到的两根毛发,不是王华州的,也不是被害人的,是谁的没有查清。尸体旁有一枚茶色眼镜片,与死者同室居住的小郭先说自己没有茶色眼镜片,自己的太阳镜镜片是蓝色的,后来又改口称是从自己的镜子上掉下来的。尸体旁边还有一串钥匙和一个工作证,史晓丽男友王某说,钥匙是史晓丽平时用的,工作证是死者单位的,再无其他记录。

对于这些指向本案可能另有真凶的疑点和线索,办案机关没有认真追查,无法排除合理怀疑。庭审结束后,许小平律师觉得,如果从事实和证据出发,完全应该依法判决王华州无罪。但是,天不从人愿,正义喜欢偷懒,经常姗姗来迟。

服刑20年出狱,为申冤而申诉


王华州案:无罪辩护跨越29年

许小平律师(左)与王华州 李蒙 供图

尽管许小平律师作了非常精彩的无罪辩护,但1994年8月17日,王华州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王华州不服上诉,许小平二审时继续为其作无罪辩护。1994年11月7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王华州被送入陕西省富平监狱服刑,一坐就是20年零22天,共计7322天。2010年6月5日,王华州刑满释放。

刑满释放后,王华州几经周折找到许小平,流着泪说:“20年前您是我的辩护律师……我出狱了……我请求您帮我申诉,我冤枉啊……”

许小平律师二话不说,马上开始申诉。先申诉到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但2010年12月6日,省高院通知驳回申诉,不予立案再审。许小平深知申诉艰难,他给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陕西省政法委、陕西省高院等单位的领导同志写信反映情况,请求对王华州案立案再审。

与此同时,王华州多次进京申诉,都是无功而返,许小平律师的同事罗震东律师也为其代理申诉,多次陪他进京。得到的是“已经立案,准备调卷”的答复,并限制王华州进京,只能在西安中院视频接访。

2016年12月2日,寒风凛冽,已74岁高龄的许小平律师被安排在北京国家法官学院学习四天,他请了一个上午的假,去最高法院为王华州申诉。得到的还是“已经立案,正在调卷”的回复,让他耐心等待。不管是真是假,总算是听到了安慰的声音。

2017年2月23日,罗震东律师再次带王华州进京到最高法院接待室,询问案件进展情况。竟然得到一条令人心寒的内幕消息:“没有给你们立案,也没有调卷。”好心的女法官劝他们,第六巡回法庭已经挂牌办公,快点回西安在六庭立案。

此案距离王华州出狱已经6年,申诉回到原点。2017年3月15日,许小平律师又冒着春雨,带着助手罗震东律师和王华州,到最高法院第六巡回法庭立案大厅,最终顺利立案。

令人振奋的是,2017年5月25日,他们接到了最高法院第六巡回法庭王法官的电话,要求许小平过去,有事通知。

王法官告知,他们已去西安中院调卷,没有下落,后又到陕西高院调卷,高院告知王华州案卷正在省高院立案审查,不久就有结果。今天请律师来最高法院第六巡回法庭办理撤诉手续,等省高院出结果后,如果满意,就不要来了。如果对结果不满意,仍然还可以再来第六巡回法庭立案申诉。

许小平律师当时对撤诉顾虑重重,王法官看出来了,一再强调一个案件不能跨两个法院,以后还可以再来立案。王法官还特意把省高院王庭长的电话号码给了许小平律师。

办理了撤诉手续后,当天下午,许小平律师一直给省高院刑一庭王庭长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后来,王庭长回拨过来电话说:“我们已经开始了阅卷审查,六庭坚持先由我们进行审查。你向王华州做工作,让他不要着急,很快就会有结果,因为要开会研究,听听其他法官的意见,估计六月份会有结果的。”听了这一番话,许小平律师非常高兴,觉得七年努力总算有盼头了。

2017年7月3日上午9时,许小平律师和王华州见到了承办法官。终于有法官在20年后第一次询问王华州的案情,包括王华州当日的活动路线、在案发时的行踪、口供提取过程等。王华州皆一一如实做了回答。当日,陕西高院刑一庭王庭长约见罗震东律师并和他谈话,允许他调阅王华州卷宗,罗律师翻开卷宗,看到了20年前触目惊心的真相。更多的疑点从案卷中浮现出来——

访问笔录中有人提到案发时在楼道遇到一位陌生人,是穿西装皮鞋的年轻小伙儿,是案件嫌疑人还是巧合?死者宿舍桌上有两杯倒满的水,开水瓶倒完水后尚未盖上,玻璃杯上的指纹到底是谁所留?死者身旁留下一片茶色眼镜片、一个工作证和一串钥匙,是何人所有?从案卷中可看到,本案有他人作案的重大嫌疑。

王华州的供述中也发现更多的疑点。王华州供述,当时捡起地上半块砖击打死者头部,但现场勘验显示,一块砖断成两截,且上面皆有血迹,应该是整块砖在击打的过程中断成两截。二者岂不矛盾?

王华州供述,用砖砸了死者头部后脚绊到地上电炉线,为了灭口,随即就用电炉线绕在死者脖子上。案发时间为1990年5月5日,此时已为夏天,天气炎热,根本不会有人此时在房子中间放电炉使用。岂不严重违反生活常识?

王华州供述,将电炉线在死者脖子上系成死结后,对死者实行了强奸行为,并且有射精行为。但是,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鉴定报告显示,死者阴道擦拭棉球上检出H型物质,未检出人精斑。岂不荒唐?王华州供述,强奸死者后,抓起一件棉织品,在死者阴部擦了一把后扔到床下。但是,鉴定结论显示,没有任何物品上有人的精斑。谁假谁真?

王华州供述,杀人后回家换下衣服,第二天又接着穿上,当时衬衣上有明显的血迹,但没有发现。既然都没有发现衬衣上有血迹,为什么杀人后要换衣服?换了衣服后第二天又换回去接着穿,而且是接着穿上有血迹的衬衣,逻辑上讲得通吗?

从再审到宣判,过程备受煎熬


许小平律师给王庭长的信中说:“此案明显是一件冤案,如果我走了,我将委托我的助手、优秀青年刑辩律师罗震东继续关注此案,直到有了结果,我才能闭目长眠于西天。”可是一拖再拖,王庭长告诉许小平律师,2017年6月可以出结果。直到2018年5月,真是度日如年!

经过辩护律师向主办法官递交书面的申诉意见书陈述意见,并14次与法官电话沟通后,陕西省高院采纳了律师意见,于2017年10月24日作出了再审决定书:“认为本案认定王华州故意杀人犯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决定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2017年年底,由于长年的劳累,75岁的许小平律师生病到广州住院治疗。

治疗期间,许小平律师时刻不忘关注案情,曾两次与陕西省高院主办王华州案的王庭长电话联系,询问案件进展,并时刻交代助理律师罗震东不断地注意案情进展,完善再审阶段律师的辩护工作。

在与主办法官电话沟通7次、当面谈话3次后,2018年5月5日,主办法官通知辩护律师,本案将按照二审程序审理,不再开庭,辩护律师可提交书面的辩护意见。许律师当即拿出早已准备妥当的辩护意见,再度仔细核查校对,在下班前最终确定了辩护意见,并签名盖章,安排第二天上午务必按时递交陕西省高院。

2018年6月21日,拿到省高院通知领法律文书后,犹如一盆冷水泼在许律师的头上。原来想看到无罪判决,万万没想到竟是一纸发回西安中院重审的裁定。许小平律师不禁感叹:自2018年5月以来,有六个省的高院,对再审案件直接开庭审理即时宣判无罪,兄弟省级高院是乘着法治的高铁一路高速前行。陕西高院还是乘坐绿皮火车慢腾腾吃力地驶向前方。

许小平律师意识到又是一个无法预见的审限,他又两次和市中院刑一庭的常鹏法官联系,得到的只能是耐心等待,各方都在紧张准备中,开庭前一定通知你们律师。

终于,常鹏法官通知许小平2018年12月17日在市中级法院4号法庭开庭审理王华州案,并要求通知王华州出庭。

经过两个小时的审理,由于案情重大,要上报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后,择日宣判。

2019年3月22日,西安中院电话通知许小平律师领判决书。

判决终于来了,王华州看到了那分量千钧的五个字:王华州无罪。

纵观此案的申诉再审历程,可以说是举步维艰。最初七年的申诉没有一点进展,直到第六巡回法庭设立之后,才进入复查程序。没想到,此案又从第六巡回法庭移到陕西省高院,在陕西高院才进入再审程序。陕西高院再审之后,按说应该判决了,突然又发回原一审法院西安中院重新审理,真是一波三折。

许小平律师一直想问:一定要经历这么多波折,耗费这么多司法资源吗?对于如此明显的冤案,第六巡回法庭直接提审宣判为什么不行?陕西高院已经进行了再审,为何不直接宣判而是发回原一审法院重审?冤案平反之难,难就难在总要由当初办错案的法院去纠正,自己纠正自己的错误,其实违反人性。

但好在,不管多难,王华州最终等来了正义的宣判,这让年事已高的许小平律师依然对中国法治建设的前景充满了信心!(李蒙 )民主与法制社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