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
频道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河北

河南

山东

山西

云南

宁夏

广西

贵州

吉林

辽宁

黑龙江

香港

澳门

陕西

甘肃

青海

福建

浙江

湖南

湖北

江西

江苏

安徽

广东

海南

四川

西藏

内蒙古

新疆

台湾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调查 >> 内容

兰州集资诈骗案的后遗症:赃款赃物6年没有理清

时间:2019-3-21 12:51:11

  核心提示: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王立三兰州报道:6年前的一起集资诈骗案,追赃和返赃成了难题。甘肃两级法院判定的“依法追究犯罪所得”“发还被害人”,却因“执行标的不明确”无奈搁浅。在吕钊集资诈骗案中获利最多、拿走392...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王立三兰州报道:6年前的一起集资诈骗案,追赃和返赃成了难题。甘肃两级法院判定的“依法追究犯罪所得”“发还被害人”,却因“执行标的不明确”无奈搁浅。

在吕钊集资诈骗案中获利最多、拿走3928万元的胡维宾,在返还1217万元后,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3年,现已出狱近两年;而34名受害者仍在等待返赃。

记者就吕钊集资诈骗案追赃情况和遗留下的后续问题,联系到兰州市公安局,该局宣传科负责人称:“刑事案件采访,必须联系甘肃省公安厅。”

虚拟的“销售合同”

2009年,甘肃人吕钊设计了一个骗局,虚构与电信等大公司销售手机合同,高息向受害人借款。借款周期为两个月,利息为投资额的8%至40%。

受害者张禄和告诉记者:“原来通过龚某的姨妈投了几十万,没出过问题,后来投入逐渐增多,每次吕钊、龚某都会拿着与电信等公司签订的销售合同给我们看,大家就特别相信他们;最后一段时间,又被吕钊陆续骗了2918万元。他们用后续骗来的钱,填补前期‘投资者’的本金和利息,窟窿越来越大。”

2011年3月13日,吕钊等精心设计的骗局面临崩盘,决定去投案自首。

吕希望把打给胡维宾的约3700万元要回来,还给大家;但胡不愿退钱。

兰州警方委托甘肃泰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吕钊等37人的银行账户进行审计。结果显示:吕钊银行存款为5038.86万元,将其中3928.71万元返还与胡维宾后,银行存款余额为1110.1万元。

记者注意到,吕钊一方面通过胡维宾、龚某、程某、费某等中间人,从张禄和、焦志国等受害人处汇集大量资金;同时也向桂锦伟、朱永杰、丑生鸿等受害人吸取少量资金。

随着后期警方调查和账目核实调整,吕钊集资诈骗案认定涉案金额为7162.9821万元,其中吕钊非法获利1484.7806万元、胡维宾3928.71万元,龚某902.948043万元、程某338万元,费某333.2238万元。

吕钊供认:“我一共骗到5000多万元,其中打给胡维宾3700万左右,剩余700多万给了龚某,自己花了300多万,剩余钱我和投资人一起用了。”

“消失”的赃款

兰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吕钊交代将最后一笔诈骗赃款中的2850万元当作投资本金和利润返还与胡维宾。

记者注意到,就在吕钊打算自首的3月13日,胡维宾将上述款项转与其妻子马某。马某当即通过银行向其弟媳、父亲、姨夫、姐夫分别转账500万元、354万元、200万元、100万元,向杨某、柴某、周某、闫某分别转账10万元、40万元、300万元、50万元,向刘某芳转账1000万元;并于3月13日至14日,取现548万元。

审计报告中,吕钊与胡维宾银行往来情况显示:胡维宾向吕钊帐户汇款1.98991亿元,吕钊则发还给胡维宾2.38278亿元,多返还3928.71万元。胡维宾和吕钊都向警方承认,双方交易都是通过银行转账。这就意味着,吕钊诈骗所得的大部分钱财流向了胡维宾。

兰州公安局刑侦八大队启动了追赃程序。胡维宾到案后,通过其妻子马某梅转给刘某芳的1000万元投资煤矿的入股款被追回,胡维宾通过其妻子陆续又返还217万元。胡维宾先后返赃1271万元。

令人费解的是,胡维宾在2012年4月26日被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在尚未交出涉案款项的情况下,胡维宾被取保候审。

兰州市检察院的退回补充侦查决定书显示,吕钊诈骗数额为7708.8795万元。

审计报告还证实,近7000万元赃款被投资人兼中间人胡维宾、龚某、费某、程某、樊某和案外人非法占用。

检察院机关认为,对有明确去向的涉案赃款必须予以追缴,并质疑胡维宾非法占有涉案赃款3928.71万元,被抓获后只退还1217万元,尚有2700万元没有退还,数额特别巨大,变更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是否恰当。

相关资料显示,接受马某梅转款的亲属被当作投资参与者处理,5笔款项高达1664万元。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没有相应的银行转账记录,一律都称“给的是现金”。

记者调查发现,马某梅从直系亲属集资过来的1554万元,也无法在她与胡维宾的银行记录中找到对转账项,马某梅与胡维宾转账记录表明她向胡滚动转账1005万,马某梅收到胡维宾4059万元。

然而,这些疑似赃款的款项并未被兰州警方深究。

关于赃款去向,兰州市检察院曾针对兰州市公安局发出检察建议,要求对本案中匿藏赃款,故意提供虚假证明的人员进行依法处理。“请你局重新组织力量,依据审计报告中案款去向进行追赃工作。”

随后,兰州市公安局曾对胡维宾、马某梅以“隐瞒非法所得罪”予以直诉,蹊跷的是,至今无果。

“胡维宾服刑都出来了,赃款追来追去最后都没了踪迹。”受害人张禄和很是无奈。

经济案件成了“肥肉”?

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3月宣判:吕钊犯集资诈骗、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龚某和胡维宾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和3年;费某和程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三缓三。

上述判决还判定:“被告人吕钊犯罪所得,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被告人龚某、胡维宾、费某、程某违法所得,继续追缴。”随后,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作为受害人,我们按照法院判决申请继续追缴吕钊、龚某、胡维宾、费某、程某等违法犯罪所得,但却收到了兰州市中院的终结裁定,说执行标的不明确,无法强制执行。这就意味着追赃这事就不了了之。”近5800万追讨不回来的34名受害人沮丧又无奈。

受害人张禄和的代理律师张爱华表示,2014年11月6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第六条明确规定,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的裁判内容,应当明确、具体。涉案财物或者被害人人数较多,不宜在判决主文中详细列明的,可以概括叙明并另附清单。而该案经过两级法院审理,都未依据最高院规定执行。判决书判项不明无法执行,也应该进行裁定补正或者再审。另外,接受马某梅款项的人在本案中做假证并隐瞒赃款,已构成犯罪,应当按法律规定追究其刑事责任。

记者就吕钊集资诈骗案追赃情况和遗留问题联系了兰州公安局。该局宣传科负责人称:“刑事案件采访,必须联系甘肃省公安厅。”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合作加盟 - 投诉建议 - 联系我们
  • 民生热线(www.zgmsrx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互联网协会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网络110报警服务无线互联网业自律同盟北京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民生在线》周刊编辑部、 《香港访谈》杂志社联合主办 投稿投诉QQ:779127119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2304068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京ICP备1100856号